霓虹有个甜柚子

尤莱|幸运

其实对尤里乌斯来说,要找到一家高级甚至是有名的糕点店不难,要找到一名高级糕点师也不难。对他来说只需要一个电话交代给助理即可。

但事实上,他却坐在一个平凡无奇的糕点店里看着一名糕点师正与一群孩子其乐融融地给糕点上装饰品。

到底是什么令他鬼使神差地走进这家店呢?

大概是那个青年身上某种气质吸引了吧?

尤里乌斯一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蜷起,独伸手指轻敲桌面。

他觉得这个红发青年有种很熟悉的地方,但他始终无法将那种感觉和脑中一些破碎的记忆重合起来。那双包容了天空般双眸中的笑意和与孩子们在一起时不经意露出的笑容让他的心里有一块地方似是塌陷了。

他站起身,往红发蓝眸的青年走去。

——你相信一见...

【一方死亡30题】之16~20题

①⑥【假装你从未离开】

“喂?莱茵哈鲁特。今天又是我喜欢的饭菜吗?有时候也做一些你喜欢吃的,换换口味吧。”

尤里乌斯像往常一般,同自己的爱人互通电话,温馨的氛围令人羡慕不已。

这次尤里乌斯意外地没有挂断电话。

“不好意思先生,您是不是打错电话了?”

这个电话号码是属于莱茵哈鲁特的,现在被一个陌生人给使用了。

尤里乌斯突然觉得很想痛哭一场。

他已经很努力地适应假装有莱茵哈鲁特从未离开的样子,但现实却给他狠狠一个当头棒。

①⑦【深刻在记忆中的画面/忘不掉你死去的那一刻】

尤里乌斯的噩梦就是莱茵哈鲁特死亡的那一刻。


冰凉的双手,苍白的脸色,白色的病房,一切都要被白所淹没。...

【一方死亡30题】之11~15题

①①【空旷的房间】

“莱茵哈鲁特,我回来了。”

尤里乌斯在鞋柜旁换了一双拖鞋。


莱茵哈鲁特的那双呢?为什么不见了?


“啊,抱歉莱茵哈鲁特。我忘了,你已经不在了。”

他苦笑地望着摆在柜子上的灵相上,带着温和笑意的莱茵哈鲁特。

①②【如果我忘记了你】

【尤里乌斯,如果、如果你忘了我,你怎么办?】

哈?忘了你?

这可能是一种对我的解脱,但对于我来说,你就是我的一切。

如果忘了你,倒不如让我和你一起走。

还有啊,我是不会忘了你的。所以呢,没有如果。

①③【亲吻你的照片】

每天的早晨,尤里乌斯总会给莱茵哈鲁特一个早安吻。

以前的尤里乌斯总能吻住对方的额头,将他圈入自己...

【一方死亡30题】之6~10题

⑥【曾经丢失现在又找回的共同品】

尤里乌斯在家里开始了一月一次的大清扫,这是他和莱茵哈鲁特在一起时两人达成的共识。无论多忙,他们总会抽出时间来打扫这间独属于他们两人的小屋。

在进行最后的仓库清扫时,他偶然间发现了曾经遗失的东西。

——那是一个杯子大小的玻璃瓶,里面是一些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点点光芒的纸折星星。

这个玻璃瓶是莱茵哈鲁特在他生日时交给他的。

【这是我做了好久的纸折的星星,总共1314个。尤里乌斯要好好的保存呢。】

当初他因为忘记放置的地方而寻觅了很久,直到莱茵哈鲁特得知后让他不需要再找了。

【如果尤里乌斯很喜欢的话,我再折1314个给你。】

“莱茵哈鲁特,你送给我的生...

【一方死亡30题】之1~5题

实在没粮了只能自己产qwq,这儿很渣请憋进行人参攻击,爱护lof主人人有责_(:зゝ∠)_

还有这儿僴瑟/烨兹,阿瑟阿烨随意叫_(:зゝ∠)_

———————————————————

①【遗物】

整理莱茵哈鲁特的遗物时,尤里乌斯发现了一个上锁的抽屉。

正当他翻来覆去找不到开锁钥匙时,意外地发现那把钥匙藏在风铃之中,正用绳子悬挂着。

当打开那个抽屉时,里面是满满地信。

——这些信是在高中时他偷偷藏起的告白信。

当时他还为遗失这些信而懊恼。

②【未寄出的信/未发出的信息】

他将一堆信拿出来慢慢观看,在最后看到了一张不同之前的、淡蓝色的纸条。

正是是封信让他得知莱茵哈鲁特死讯的...

你来留梗我来产粮嘿咻嘿咻[←

我想产粮自给自足,可惜没梗qwq萌all莱茵的亲好少orz
请亲们留下自己的梗和设定,我来写。
比如:总裁尤[由里乌斯]x糕点师莱[莱茵哈鲁特]。
在甜点屋见到糕点师给人们做糕点。
↑类似这样的,还有我很渣求不喷orz
即使知道没人还是意思意思来发表一下的我[笑着活下去.jpg]

居然真的有all莱茵的标签qwq

但是没人qwqq(哇地一声哭出来)就我感觉莱茵受受的嘛QAQ

嗷嗷嗷人好少

感觉这对明明很萌为啥就是没人呢?!qwqq

三.三眉毛贺,黑桃KQ〔渣文求不喷〕

三.三眉毛日贺。
黑桃KQ,渣文奉上。
――――――――――
国王特别喜欢看自家王后熟睡的样子。
特别是寒冷的冬天。
每次批改完国事后,阿尔总能见到亚瑟在书房里等他,灯火未熄。
这次罕见地睡下了,在书房里。
果然累了吗?在这里睡可是会着凉的。
他抱起王后,没有预想的重量,反而比以前轻了许多。
太轻了......
阿尔抱着亚瑟的手收紧了些以防摔下,一边打算从现在开始监督亚瑟饭量。
“唔...冷...”
亚瑟模糊地往身上的暖袋――阿尔的身子里缩了缩。
阿尔被自家王后可爱的举动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啊,别笑...”
听见熟悉的笑声,亚瑟半睡半醒中不满地嘟囔。
“没什么哦!亚蒂我们回房睡觉吧!”
“好...”
阿尔打开房门,将亚瑟...

一个小短文(黑桃KQ)

不好好听课神游开脑洞的我DD
也可以算是之前写的米英却唯一一个敢发的小短文了,渣文求不嫌弃

黑桃皇后是一个性格古板严肃的人。
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反驳国王――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的提议与提醒常常把礼仪遗忘的国王。
[王,你是黑桃国国王,请注意你的礼仪]
[王,请将孩子气的行为收起]
但他最近很困惑,如果是往常国王一定会KY笑着去遵循,但是现在却不怎么听教诲了。
比如每天早上醒来都会看到压在自己身上的金毛犬,
比如每天下午茶时间眼巴巴看着他撒娇的国王――他才不承认抵抗不了,只是看他可怜而已,嗯,就是这样。
哦,忘了还有每天晚上将他XXOO得精疲力竭。
[喂!混蛋,昨晚不是已经……唔!]
一向有修养绅士的皇后终于恼羞成怒...

© 霓虹有个甜柚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