霓虹有个甜柚子

【一方死亡30题】之6~10题

⑥【曾经丢失现在又找回的共同品】

尤里乌斯在家里开始了一月一次的大清扫,这是他和莱茵哈鲁特在一起时两人达成的共识。无论多忙,他们总会抽出时间来打扫这间独属于他们两人的小屋。

在进行最后的仓库清扫时,他偶然间发现了曾经遗失的东西。

——那是一个杯子大小的玻璃瓶,里面是一些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点点光芒的纸折星星。

这个玻璃瓶是莱茵哈鲁特在他生日时交给他的。

【这是我做了好久的纸折的星星,总共1314个。尤里乌斯要好好的保存呢。】

当初他因为忘记放置的地方而寻觅了很久,直到莱茵哈鲁特得知后让他不需要再找了。

【如果尤里乌斯很喜欢的话,我再折1314个给你。】

“莱茵哈鲁特,你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已经找到了,你不用再帮我折一次了。”

即使没找回来,你也没有办法再帮我折一次了。

⑦【葬礼】

在举行莱茵哈鲁特的下葬时,尤里乌斯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站在灵堂的遗像前双眸带着他人不易看懂的神色。

他走到莱茵哈鲁特跟前,唇与唇之间只是单纯的触碰。

莱茵哈鲁特穿着白色的西装,脸上除去苍白的神色,他还带着恬静的微笑,仿佛只是睡着。

“晚安,莱茵哈鲁特。”

晚安,我的挚爱。

尤里乌斯带着一丝笑意,如此地说道。

紧接着他离开了那个令人窒息的氛围,远离了悲天悯人的诵经声。

——他无法看着莱茵哈鲁特下葬。他感觉自己如若看到那个场景会不由得失控。

⑧【突如其来的眼泪】

尤里乌斯在莱茵哈鲁特的葬礼过后的一周,回到了从前只有他一个人居住的房子里。

后花园里已经很久没人,杂草散乱一地,许多花也枯死不少。

如果是莱茵哈鲁特在的话,他绝对不会看着这些花萎靡不振地开放,而是好好地打理吧?

想到那个一周要回来一次,打扫好这间房子的人,尤里乌斯总是带着他所没有察觉的、幸福的笑意。

现在也是如此,他笑着笑着,眼眶中的泪水就脱离了自己的控制滴落下来。

⑨【触碰不到的你】

尤里乌斯一辈子的噩梦,定格在最后一面的手术室里,莱茵哈鲁特闭上眼睛,带着安详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他拉住对方的手,却只能接触到冰凉的体温。

莱茵哈鲁特的体温是令人感到温暖的,就像他的个性般的温和。

——所以不可能如此地冰冷,让人感到绝望。

⑩【从别人那里得到你的死讯】

[叮铃]

尤里乌斯看了手机的通讯人,犹豫地按下接听键。

——这是自从他与莱茵哈鲁特吵架以来的第一次通话。

“您好,请问您是莱茵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的家属吗?”

不是他的声音,尤里乌斯心里的那种不安直冲脑门,他让自己强行镇定下来。

“我是,请问你有什么事吗?”

尤里乌斯抓着手机的指尖泛白,快速地奔向心心念念的人所在的地点。

(这里是xx医院,莱茵哈鲁特·范·阿斯特雷亚因患有心脏病,在xx路边昏倒。被人发现后送往医院,因抢救无效死亡。)

啊啊第九题乱七八糟的_(:зゝ∠)_

评论(19)
热度(7)

© 霓虹有个甜柚子 | Powered by LOFTER